凯旋门赌场



凯旋门要闻

“渣渣辉”幕后大佬被抓 恺英网络子公司5亿增持

2019-06-28 15:48

 

  创始人王悦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一个多月后,6 月 12 日晚间,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经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批准,王悦已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涉嫌罪名为操纵证券市场罪。

  今天是浙江九翎转让方增持恺英网络最后的日子,此前未见转让方有任何增持信息发布,转让方会不会像A股其他上市公司股东增持承诺一样放鸽子?

  大幅度的业绩下滑,被恺英网络以外部环境不好和资产减值的缘由带过,但随着创始人兼控股股东、总经理、副总经理、财务总监、监事会监事相继被抓,恺英网络的烂摊子浮出水面,这场把数万中小投资者蒙在鼓里的资本骗局,让人们再次看到 A 股的魔幻一面。

  5月6日,王悦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一个多月后,6 月12 日晚间,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经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批准,王悦已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涉嫌罪名为操纵证券市场罪。

  不过似乎早已预期这一天要到来,2018 年7 月30 日,王悦向恺英网络递交书面辞职报告,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在此之前,恺英方面曾多次发布控股股东股权质押的公告,王悦所持有的21.44%股份中,90%以上已被质押,而但套现的钱到底用在了哪,外人不得而知。

  王悦在辞去恺英网络总经理职务之前,也曾经历了一番最后的挣扎,以高溢价并购的方式来粉饰上市公司的业绩。2018 年5 月,恺英网络以10.64亿元,6.5倍高溢价收购浙江九翎70%股权,这家成立不到2 年的新公司专注H5 游戏和微信小游戏,旗下的 H5 游戏《传奇来了》也拥有爆款潜质,2017 年收入超过2.5 亿元。经粗略计算,这家公司估值高达15.2亿元。转让方承诺于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12个月期间届满前按照法律规定的合法方式投入不低于人民币5亿元的资金购买恺英网络股票(下称“增持股份”)

  今年5月15日,恺英网络在新浪财经“问董秘”中回复称,在2018年5月30日披露的关于收购浙江九翎的公告(公告编号:2018-043)中说明,在该次交易中,转让方承诺于该次股权转让完成后12个月期间届满前以不低于人民币5亿元的资金购买恺英网络股票,该次交易工商变更日期为2018年6月28日,故相关购买恺英网络股票期间持续至2019年6月28日,目前承诺期间尚未届满,具体增持情况请您届时关注公司相关公告。

  今天是浙江九翎转让方增持恺英网络最后的日子,此前未见转让方有任何增持信息发布,转让方会不会像A股其他上市公司股东增持承诺一样放鸽子?

  之前不少媒体在报道该事件时调侃了一段贪玩蓝月游戏的香港代言人语言梗,但随后《贪玩蓝月》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贪玩蓝月实际控制人被捕”、“恺英网络是江西贪玩母公司”等消息为不实新闻。贪玩蓝月及贪玩游戏为江西贪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自有品牌,公司目前的法定代表人及股东均与恺英游戏及王悦先生无任何实际关系。

  仔细分辨一下就会发现,恺英网络的主营游戏是《蓝月传奇》,请的代言人是泰森。顺便提一句,蓝月传奇所涉授权在2018年10月22日已经解除,未来能否继续运营存在重大不确定因素。

  事实上,《贪玩蓝月》和《蓝月传奇》两款游戏还是颇有渊源的,恺英网络之前收购了游戏开发商浙江盛和委托制作了《蓝月传奇》,而之后又把联运权交给了江西贪玩信息公司发行了《贪玩蓝月》,也就是说游戏是一样的,代理商不一样而已,这点恺英网络在互动易上有提到。

  目前的最新进展是恺英网络表示王悦已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王悦被拘留事件未对公司正常运营产生影响,公司管理运行情况平稳,公司管理层将加强公司管理,确保公司经营的持续稳定运行。

  撇开管理层动荡的原因,翻看恺英网络的年报,啄木鸟财经也发现了一些问题。这些问题有些是恺英网络自身业务的问题,例如页游的市场在逐渐萎缩,有些则是游戏行业的通病。

  回顾游戏行业的2018年,增速明显放缓,端游页游乏力,增量全部来源手游。据招商证券研报,2018年手游市场规模同比增长15.4%,手游用户规模同比增长9.2%,超市场预期。版号重新放开后的手游市场在各大细分游戏市场展现出潜力。同时,行业内公司分化,二八效应加强。腾讯网易占据7成市场份额,在版号暂停发放时期,头部公司仍能增收,多数小厂则不堪重负。

  啄木鸟财经统计了当前市场上游戏相关企业的数据,来看总量调控、人口红利丧失下的游戏行业资本市场面临的困境。

  据恺英网络2018年年报,公司的商誉达到了29.51亿,占到了总资产的48.64%,与2017年相比增加了14.31%。年报提到,商誉增加主要因并购浙江九翎所致。

  同时,年报中提到的商誉减值的准备仅为0.99亿。而事实上,仅看公司2018年收购浙江九翎旗下的游戏IP就发生过侵权问题,与韩国传奇IP存在争议,结果是要求浙江九翎支付最低保证金、月度分成款等合计人民币1.71亿元。

  超高的商誉并非恺英网络独有,这场商誉狂欢始于2013年至2015年并购重组狂潮中,2018年商誉地雷开始频繁爆炸,曾溢价几十倍收购游戏公司以粉饰业绩的传统行业上市公司亦难逃一劫。由于游戏子公司未达到业绩承诺或经营不善导致母公司亏损的情况频频出现。据财报显示,2018年共有29家游戏相关企业出现商誉减值,其中减值数额逾1亿元的企业共计20家,减值金额最高达40.6亿元。

  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排名第一的天神娱乐了。非常坚定地贯彻并购一时爽,一直并购一直爽的原则。当然,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当然,对于商誉减值的公司也不能一棍子全部打死,暴跌是风险同样也是机会。剥离了商誉后,部分上市公司减轻了负担,以后还有机会再度变成优质资产。

  再看恺英网络,根据恺英网络近期公告显示,公司实控人王悦所持公司股票累计被轮候冻结1,449,510,192股,占本公司股份总数的 67.34%,占其所持本公司股份总数的314.04%;旗下骐飞投资累计被轮候冻结114,085,223股,占本公司股份总数的5.30%,占其所持本公司股份总数的100%。股东冯显超所持本公司股票累计被轮候冻结 431,658,621 股,占本公司股份总数的 20.05%,占其所持本公司股份总数的 165.72%。

  虽然股权质押已经成为企业补充资金流动性的常用方式之一,但其潜在的控制权风险也较大。

  一是股票质押可能导致上市公司控制权非正常转移,例如经过“股票质押借款协议—违约—仲裁—股权划转”整个过程,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可能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发生变更。

  二是会干扰上市公司正常经营秩序。大股东流动性会快速向上市公司蔓延传导,主要表现为投资者恐慌情绪加重,公司股价快速下跌;同时,公司业务开展能力可能会被供应商、客户质疑,导致经营款项回收困难,商业信用大幅萎缩;此外,金融机构拒绝放贷甚至提前抽回贷款等,极易引发上市公司的经营危局和财务危机。

  三是增加上市公司违法违规风险,导致停牌问题、信息披露问题、虚构业绩问题、占用资金问题、违规担保问题、业绩承诺落空等问题。

  同时,大股东减持也成了常见套路,还是以恺英网络为例,根据公司公告,公司持股 5%以上股东海桐开元兴息计划 6 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 43,050,000 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 2.00%。

  而根据数据显示,该股东在今年以来就开始大幅减持,累计减持幅度已超过总股本1%。

  啄木鸟财经统计了今年以来A股含游戏业务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增减持情况,疯狂减持的案例并不少见。其中艾格拉斯、文投控股及三七互娱的减持次数都达到了五次以上。

  说回此次事件的主角王悦,2016年与滴滴创始人程维一同风光入选“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成为中国最年轻富豪的王悦不会想到会有因操纵证券市场被捕的一天,两年不到的时间,恺英网络的股价也从最高点的19.27降至如今的3.67。

  时也,势也。王悦曾多次声称自己“不懂游戏”却做出不少爆款游戏来,而如今,资本市场的游戏确实是玩砸了。

  近三年,在资本加速逃离的同时,整个游戏行业也经历着洗牌与整顿的“阵痛”。随着A股春季躁动行情的结束,趁机回血的游戏公司们接下来仍要靠实打实的业绩支撑股价。版号恢复发放与出海捞金或成为2019年游戏行业的主旋律,不玩资本市场的游戏,实打实做业绩,严冬过后的游戏公司们能迎来春天吗?




相关阅读:凯旋门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