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旋门赌场



关于

净利同业倒数第三 山西信托接连踩雷违约问题执

2019-08-17 12:52

 

  该公司2018年实现净利润1408.48万元,同比下滑72.79%,近年来项目频频出现风险问题严重拖累其业绩

  与一批山西富豪荷包急速缩水相对应,山西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山西信托)近几年的业绩萎靡不振。

  综合Wind提供的数据以及信托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标点财经研究院联合《投资时报》日前对68家信托公司的净利润进行了分析,并推出《2018年信托公司赚钱榜》。从统计结果来看,山西信托以1408.48万元净利润在68家信托公司中排名倒数第三;人均净利润更是少到可怜—4.71万元。

  麻烦的是,下坠的惯性依然存在。今年一季度山西信托盈利能力并未得到改善,营业收入同比下滑,而业务管理费却同比较大幅度上升。结果只有一个:期内利润总额和净利润同比大幅缩水。

  祸不单行,近年来山西信托诸多项目亦发生违约。虽然有多个项目经起诉获胜,但判决执行却是异常艰难,往往一拖数年仍悬而未决。据悉,对于在2018年曝出违约金额合计3.5亿元的三款信托产品,山西信托方面已承诺于今年底前完成兑付,但这些资金的偿还来源却语焉不详。《投资时报》日前向山西信托发出沟通提纲,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数据显示,山西信托2018年净利润为1408.48万元,同比下滑72.79%;而2017年,该公司净利润则下滑38.35%。

  “行业受托管理资产总规模的下降,对公司提高资金配置效率提出了新要求。行业风险项目逐渐暴露,风险项目个数持续增长,风险资产规模呈上升趋势。行业经营业绩整体下降。”山西信托在2018年年报中如是辩称。

  事实上,如果不是相关所得税退费,山西信托是年净利润甚至不足千万。一个简单的加法—其2018年线万元,而所得税退费则达639.61万元。

  营业收入方面,该公司同比微增4.37%至3.01亿元。具体来看,其2018年利息净收入亏损收缩,利息支出超出利息收入1207.4万元,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同比下滑45.04%。

  2018年,山西信托营业支出大增44.74%,其中增长最多的是业务管理费及资产减值损失,业务管理费同比增长了11.57%,资产减值损失发生6280.3万元,较2017年增加8300.25万元,2017年其资产减值损失表现为转回2019.95万元。

  同时,山西信托的信托项目营业收入2018年虽然实现上升,但其利息收入实质是下滑7.97%。推动信托项目营业收入增长的主要因素是投资收益、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其他业务收入。

  从收入结构来看,山西信托日前仍是以被动型通道业务为主。信息显示,山西信托2018年新增信托共88个,其中集合类7个、单一类75个、财产管理类6个。

  从管理类型来看,主动管理型信托只有9个,被动管理型信托有79个,占绝对地位。2018年末,被动管理型信托资产总规模为372.08亿元,其中规模最大的是融资类资产,达268.24亿元。

  资产质量方面,山西信托不良率在行业内属于比较高的水平。68家信托公司2018年不良率超过10%的只有4家,山西信托2018年末不良率为10.45%,同时关注类资产金额上升3300万元。

  今年一季度山西信托盈利能力还是乏善可陈。数据显示,营业收入同比下滑13.1%,业务管理费却大幅上升19.18%,利润总额和净利润则同比下滑47.94%和51.8%。

  正如山西信托年报中所说“行业风险项目逐渐暴露,风险项目个数持续增长,风险资产规模呈上升趋势”,该公司盈利能力疲弱和此前频频踩雷有很大关联。

  2013年山西联盛资金链断裂进而申请破产重整,搅动一批银行、信托等金融机构落水,作为山西本土的信托公司,同样逃脱不了产品踩雷违约的命运。直到今天,还有一大批当初通过光大银行(601818.SH)购买到联盛相关信托产品的投资者仍奔波在维权的道路上。

  根据山西信托年报,该公司2015年10月26日就曾向法院申请执行山西联盛能源投资有限公司项目的六个保证人,涉案金额5亿元。当年11月,山西信托即取得了执行裁定,但迟迟未能执行。信息显示,2017年4月,吕梁市中院裁定通过《山西联盛能源有限公司等三十二家公司重整计划草案》,正是由于山西联盛的合并重整程序使得山西信托的执行权力被迫中止,这也正是这一类投资者直到现在难以收回资金的重要原因。

  此外,山西信托还面临多个项目违约诉讼后胜诉但执行起来却异常艰难的个案。如在2013年10月,山西信托按委托人指令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甘肃七个井矿业有限公司,涉案金额5.25亿元。该项目为被动管理类,虽然该案早早获得胜诉,但截至目前仍处于执行阶段。

  同样是2013年10月,山西信托还起诉了山西景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并于2014年6月胜诉,法院判决被诉方归还本金金额9850万元,但同样仍处于执行阶段。

  近年来,山西信托产品违约案例依旧不少。仅2018年,就有三款产品相继曝出违约,分别是山西信托—信实58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信实58号)、山西信托—信实55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信实55号)、山西信托—信达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信达3号),不过幸运的是,这次投资者的资金最终大概率能够收回。

  去年3月,山西信托发布公告表示,对三款信托计划未能按期分配深表遗憾。而公司同时承诺,将在2018年、2019年对上述三只信托计划的本金及收益分四次进行分配支付,2019年12月底前支付完毕。具体安排如下:山西信托将在2018年、2019年对投资人购买的信达3号、信实55号、信实58号本金及收益分四次进行分配支付。其中,2018年5月底前分配支付比例不低于30%,2018年12月底前累计分配支付比例不低于50%,2019年12月底前分两次分配支付剩余比例50%。

  公开信息显示,上述三只信托计划合计募集资金已达3.5亿元,期限最短18个月,最长为24+12个月。

  去年年中,北京圆融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行的“圆融通金钥匙1号”被曝出逾期,山西信托在其中扮演通道角色。

  据了解,“圆融通金钥匙1号”共发行3期,每期投资期限1年,原计划募集3亿元,实际共募集2340万元。其中,2017年7月3日成立的首期产品募集1300万元,应于2018年7月2日到期,一次性还本付息。

  具体来看,“圆融通金钥匙1号”通过“山西信托诚意2号单一信托产品”做通道,将私募资金以贷款方式向借款人(融资方)—金钥匙控股有限公司(下称金钥匙)发放信托贷款,专项用于金钥匙扩大贸易规模。贷款年化利率为10.5%,通道费为0.2%。

  作为通道方,原则上信托公司不对产品的尽职调查、后期的逾期兑付等承担责任和风险。问题是,不少投资者并不完全明白其中的含义,一旦产品出现风险,极大可能会找信托公司兑付,同时对信托公司的声誉产生不利影响;其次,近年来由于风险事件高发,一些项目是否属于通道业务经常发生扯皮情况,尤其常见于银行和信托之间。




相关阅读:凯旋门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