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旋门赌场



招纳贤士

梁军教授:肝癌的系统治疗初现曙光多学科团队

2019-08-08 22:07

 

  12月22日,2017 CSCO-东方肿瘤精准医学论坛于上海成功召开。医脉通肿瘤科有幸邀请北京大学国际医院副院长梁军教授深入探讨了免疫治疗在肝癌领域的发展前景以及晚期肝癌的内科治疗,以下是详细内容。

  医脉通:肝癌和胃癌一样,都是异质性比较高的肿瘤,您认为免疫治疗在肝癌领域的发展前景如何?

  梁军教授:肝癌和胃癌同出一辙,都有很强的异质性。最近一项研究发现肝癌肿瘤的大小和它的异质性有很大的关系。异质性又决定了治疗疗效的好与坏。

  目前免疫治疗是肿瘤领域的热点,虽然有人认为免疫治疗过热,但我们也看到免疫治疗在很多肿瘤上取得了很好的疗效。

  比如在肺癌的治疗方面,二线免疫治疗已经成为了金标准。还有很多免疫治疗药物在一线治疗上表现也很好。来势汹汹的免疫治疗不仅在肺癌的治疗上表现出色,未来也会延伸到肝癌、胃癌的治疗,已经证实了这两种癌症具备免疫治疗的条件。

  我们已经看到了免疫治疗在肝癌和胃癌上的临床试验结果,比如Nivolumab、Ipilimumab都表现出良好的疗效,特别是在肝癌治疗上有着不错的表现。2017年发布Checkmate 040研究显示,无论是OS、PFS还是缓解持续时间都取得了不错的结果。

  未来,我们在肝癌的治疗中,如何寻找有效的人群,或者寻找预测和预后标志物都是非常关键的。这个问题不仅在肝癌的治疗中存在,在肺癌等其他肿瘤的治疗上也在努力地探索中。

  例如,PD-L1表达的阳性与否、表达水平Cut-off值确定的问题,目前的证据还不够清晰、确凿。但是我想,未来的研究会揭开这一“面纱”。

  胃癌方面,免疫治疗也已经开展了一些Ⅱ期临床研究,也取得了很好的结果。同样,哪些患者能从免疫治疗中获益也需要进一步的探索。对优势人群、Biomarkers、预后因素方面等方面的研究也是未来的难题和方向。

  医脉通:晚期肝癌的内科治疗地位如何?与肝癌的介入治疗、消融治疗等局部治疗手段如何做好配合和权衡?

  梁军教授:系统治疗和局部治疗如何相互配合、相互协同这一问题十分重要。我们知道,肝癌的发病率、死亡率较高,并且伴有乙肝病毒感染、肝硬化等基础病变。并且,我国晚期肝癌占有很大的比例。肝癌的这些特点都给治疗带来了很高的难度。

  那么,未来如何看待局部治疗和全身治疗呢?十年前,肝癌没有很好的内科治疗手段。我们曾经尝试应用含阿霉素类的单药、联合方案用于肝癌的系统治疗,未取得较好的疗效,副反应也很高。而十年后的今天,很高兴的是,肝癌的系统诊疗方面已出现很多光辉的“亮点”。

  首先,索拉非尼的问世无疑是肝癌治疗的“里程碑”。无论是欧美还是亚洲的研究,索拉非尼治疗肝癌都取得了不错的结果。

  后来,肝癌的化疗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EACH研究的结果告诉我们,Folofox方案治疗晚期肝癌在ORR和生存结局上均优于对照组。

  这两种治疗方案临床研究的成功揭开了晚期肝癌系统治疗的“序幕”。最近,又有很多的精准治疗药物相继问世。

  2017年的ASCO会议上报道,仑伐替尼在晚期肝癌一线治疗的研究取得了良好的结果。最近,我们又批准了瑞戈非尼用于晚期肝癌的二线治疗。

  另外,阿帕替尼用于晚期肝癌的Ⅱ/Ⅲ期研究也取得了较好的结果。很多免疫治疗药物也在肝癌领域进行着临床试验。我相信未来,肝癌的系统治疗的前景会更好。

  由于肝癌的特殊性,所以我们不能单一强调局部治疗或全身治疗,应该将局部治疗和全身治疗结合起来,倡导MDT的理念十分重要。

  只有外科治疗、内科治疗、放疗、介入、粒子植入、射频消融等等手段相结合,才能共同构成肝癌治疗的“主旋律”。所以,未来需要建立这些治疗手段如何搭配、如何选择的规范,进一步使肝癌患者长期获益。




相关阅读:凯旋门赌场